寫作隨想

是的,我們都在受苦

執筆之時,按照教會年曆,我們已悄然進入了預苦期,今年的感受似乎特別深,可能與我們當下的心情尤為有關:是的,我們都在「受苦」。記得三月中參加了一次默觀基督受苦的聚會,其中一環節是為正在受苦的人禱告,播放了烏克蘭信徒的片段,在戰亂中用歌聲詠唱邀請上主的臨在和跪在雪地呼求上主的拯救,那刻本來沈靜的心靈瞬間糾結起來,感覺很沈重。

物質價值沒有想像中重要

近期香港股市漂遙,國際投資市場更隨著俄烏戰事而動盪不安,整個經營環境隨著疫情失控而急劇惡,不少身邊有投資習慣的朋友都臉上蒙灰,而做生意的更是心情沈重。但相比疫情下不少人受盡病毒煎熬而徘迥在生死邊緣,每天觸碰的話題和畫面都是生與死,相對失去財富,生命和健康,甚至親情便變得更重要。

皇帝的三個問題

以下一則故事,閲後頗為傷感。話說今年傑克18歲,剛剛才慶祝成年之喜,但他爸爸卻在早前不幸遇上意外去世了。傑克父母在他早年已經離異,傑克由爸爸一手養大,他甚至連自己親生媽媽是誰也不知道。可是傑克和爸爸的關係一向都不太好,雖然他是獨生子,但他總認為父親對他不關心,他父親雖然會花錢讓他入讀名校,但在課餘的時間,父親不會帶他去玩耍、很少會買玩具給他,平時外出吃飯的次數就更加少。

道在山間

道在山間

行山的益處很多,對我而言,更可說是一場靈修之旅,進到心靈深處,傾聽一下自己的微聲。多年來,即使工作多忙碌,仍會結伴同行走到山中,有時是與同事、有時是與好友、有時是與同道、有時更是跟朋友的朋友。透過一些簡單的呼吸練習,有如在山林間一起共修,領悟自然界向我們說的話。

厭惡虧損vs錯失恐懼

麥肯錫曾經在2012年進行了一個調查,他們向1500名管理人員詢問了一個問題:「假設你正考慮一筆1億美元的投資,這筆投資有可能在三年內升值至四億美元。但也有可能在一年內全部虧損,你願意承受進行這投資的最大損失率是多少呢?簡單來說,當一年內虧損全部投資的機率多於多少百分比,你就會不選擇這項投資。」

羅素的火雞

英國哲學家和數學家羅素曾經提出了一個十分著名的「火雞問題」。話說羅素養有一隻火雞,他不論天氣和假期,他都會每天準時九點為火雞送上豐富的食物。起初,這隻火雞對於主人提供食物並沒有太大的倚賴,但久而久之,牠自己也發覺主人往往在早上9點會為自己送上豐富的食物,一切都變得理所當然。日子一天一天地過,這隻火雞每天起床都等待着主人分發食物。

新常態心法

2018年,一位60多歲的美國紐約的士司機道格·斯夫特在曼克頓下城市政廳門口,高舉一支散彈槍向自己頭部開了一槍,馬上死去。由於斯夫特自殺之前曾經在社交媒體發表一篇文章,向世界控訴自己走上絕路的原因,結果引起極大的回響。文章中提到,斯科特生前每周需要工作超過100小時才能勉強獲得足夠的收入糊口。 而在他1980年開始當的士司機時,他每周只需要工作40多小時就能夠賺到生活所需的金錢。

加倍奉還

在英國約克夏市有一真實故事,當地有一間歷史悠久的教堂,由於日月星移,教堂需要進行維修。牧師於是就在聚會中請求教友捐錢,以支持相關的維修工程,但這教堂所處的位置人口不多,而且教友們對於牧師的要求起初並不太在意。過了一段時間,還是沒有籌得所需的資金,牧師理查德.斯蒂爾知道他需要想出一個更加有效的方法,鼓勵教友參與。

從疫情學到的三堂課

2020年可以說是絕不平凡的一年,新型冠狀 病毒已經影響我們正常生活好一段時間了,不 少人經歷了一輩子也沒有想過會遇到的東西: 沒有想過各國有封關的可能、全球九成的航班 會被取消、不少人被禁足留在家裏、病毒導致 全球數以百萬計人死亡、世界經濟大混亂、大量企業倒閉、失業抑鬱飈升等。 無怪乎一些人指出,除了沒有出現軍事衝突之外,上述的情況跟爆發了第三次世界大戰已經 沒有多大分別。

頁面